传递价值资讯
SocialMedia运营解决方案

#读书计划#之目前最好的外国文学译本

外国文学作品翻译质量参差不齐,好的翻译能让文学名著更添光彩,而坏的翻译只会让我们不知所云。对于阅读原版又很吃力的我们, 怎么办?只能追找好的译本,同时真心希望这个世界拥有更多具备“翻译精神”翻译大家,如朱生豪译莎翁;傅雷译巴尔扎克;郑永慧译雨果;冰心译泰戈尔;草婴译托尔斯泰;汝龙译契诃夫;李俍民的《牛虻》与《斯巴达克斯》;杨绛的《堂吉柯德》;李健吾的《包法利夫人》;夏丏尊的《爱的教育》;萧乾的《尤利西斯》等等都形成了各自的风格,成为传世佳作。因为他们的“翻译精神”,我们才可以读出每本书自己的灵魂,或倾诉,或思考,或是一个疑问又或一句回答。这些灵魂浓缩成的那句话,就是对这本书最好的表达。如果某句话触动了你,多半,你就会爱上它,也会爱上这个翻译家。

以下是经过对译者和出版社深究,参考一些翻译家的随笔对外国文学译本的真知灼见,借鉴豆瓣上此版本的评分和评论等综合出阶段自认为较好的外国文学译本。以下只是摘录我接触过的一部分外国文学作品。

我比较喜欢的外国文学作品译本:

书 名 作 者 翻 译
《战争与和平》 [俄]列夫·托尔斯泰 草婴
郭沫若、高植(郭沫若译第一册,高植续译后三册)
《安娜·卡列尼娜》 草婴
罗稷南
《复活》 汝龙
草婴
《爱》 草婴
《卡拉马佐夫兄弟》 [俄]陀思妥耶夫斯基 荣如德
《白痴》
《罪与罚》 朱海观、王汶
《洛丽塔》 [俄裔美籍]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 主万
《契诃夫文集》 [饿] 安东·巴甫洛维奇·契诃夫 汝龙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苏联]尼古拉·阿历克塞耶维奇·奥斯特洛夫斯基 梅益
《日瓦格医生》 [苏联]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 蓝英年
《静静的顿河》 [苏联]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维奇·肖洛霍夫 金人
《莎士比亚戏剧》 [英]莎士比亚 朱生豪
《雪莱抒情诗选》 [英]雪莱 查良铮
《鲁滨逊漂流记》 [英]鲁滨逊 徐霞村
《月亮和六便士》 [英] 毛姆 傅维慈
詹森
刘勇军
《人生的枷锁》 张柏然、张增健、倪俊合译
《人性的枷锁》 张乐
《刀锋》 秭佩
《1984》 [英] 乔治·奥威尔 董乐山
刘绍铭
《动物农场》 荣如德
傅惟慈
《傲慢与偏见》 [英] 简·奥斯丁 王科一
张玲、张扬
孙致礼
《孤星血泪》/《远大前程》 [英]查尔斯·狄更斯 王科一
《双城记》 [英]查尔斯·狄更斯 宋兆霖
石永礼、赵文娟
张玲,张扬
《大卫·科波菲尔》 [英]查尔斯·狄更斯 张谷若
《王尔德童话》 [英]王尔德 王林
《无名的裘德》 [英]托马斯·哈代 张谷若
《还乡》
《简·爱》 [英] 夏洛蒂·勃朗特 祝庆英
吴均燮
《雾都孤儿》 [英]狄更斯 荣如德
黄雨石
何文安
《项狄传》 [英]劳伦斯·斯特恩 蒲隆
《德伯家的苔丝》 [英]托马斯·哈代 张谷若
《荒原》 [英]托马斯·斯特尔那斯·艾略特 赵罗蕤
《呼啸山庄》 [英]艾米莉·勃朗特 杨苡
方平
《尤利西斯》 [爱尔兰] 詹姆斯·乔伊斯 萧乾、文洁若
《牛虻》 [爱尔兰] 伏尼契 李俍民
《局外人》 [法] 阿尔贝·加缪 郭宏安
柳鸣九
徐和瑾
李玉民
《鼠疫》 顾方济、徐志仁
郭宏安
《情人》 [法] 玛格丽特·杜拉斯 王道乾
《羊脂球》 [法] 居伊·德·莫泊桑 赵少侯;李青崖;王振孙;郝运
《项链》 王振孙;柳鸣九
《我的叔叔于勒》 王勋,纪飞 等 译
《漂亮朋友》 李青崖;王振孙
《基督山伯爵》 [法] 大仲马 蒋学模
《约翰·克利斯朵夫》 [法]罗曼·罗兰 傅雷
《欧也妮·葛朗台》 [法] 巴尔扎克 傅雷
《高老头》 [法] 巴尔扎克 傅雷
《包法利夫人》 [法]福楼拜 李健吾
《悲惨世界》 [法] 雨果 李丹、方于
《红与黑》 [法]司汤达 罗新璋
郝运
郭宏安
闻家驷
郝运译本语言词汇惟妙惟肖,十分传神;罗新璋的版本是语言上登峰造极,纯中国化语言,有古典美;至于罗玉君的版本则因其才华显露,所以语言灵动;闻家驷的版本,语言简洁,删繁就简。
《巴黎圣母院》 [法] 维克多·雨果 管震湖
陈敬容
《恶之花》 [法] 夏尔·波德莱尔 钱春绮
《看不见的城市》 [意大利]伊塔洛·卡尔维诺 张宓
《神曲》 [意大利]但丁·阿利盖利 朱维基
《爱的教育》 [意大利]埃迪蒙托·德·亚米契斯 夏丏尊
《十日谈》 [意大利]薄伽丘 王永年
《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 [美] 马克·吐温 张友松
《汤姆·索亚历险记》
《追风筝的人》 [美] 卡勒德·胡赛尼 李继宏
《飘》 [美] 玛格丽特·米切尔 傅东华
《灿烂千阳》 [美] 卡勒德·胡赛尼 李继宏
《瓦尔登湖》 [美] 梭罗 徐迟
《查令十字街84号》 [美] 海莲·汉芙 陈建铭
《麦田里的守望者》 [美] J. D. 塞林格 施咸荣
孙仲旭
《老人与海》 [美]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 吴劳
海观
《浮士德》 [德]歌德 钱春绮、郭沫若
《少年维特之烦恼》 [德]歌德 杨武能
《百年孤独》 [哥伦比亚] 加西亚·马尔克斯 高长荣(删减版)
范晔
《霍乱时期的爱情》 [哥伦比亚] 加西亚·马尔克斯 蒋宗曹、姜凤光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捷克] 米兰·昆德拉 韩少功、韩刚
许钧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奥] 斯台芬·茨威格 张玉书
韩耀成
《堂吉诃德》 [西班牙]塞万提斯 杨绛
董燕生
孙家孟
《变形记》 [奥匈帝国]弗朗茨·卡夫卡 叶廷芳
《安徒生童话》 [丹麦]安徒生 叶君健
《爱的饥渴》 [日本] 三岛由纪夫 金溟若
《源氏物语》 [日本] 紫式部 丰子恺
《雪国》 [日] 川端康成 叶渭渠
《伊豆的舞女》
《古都》 [日] 川端康成 叶渭渠

名家译本推荐:

古希腊文学与古罗马文学

最脍炙人口的古希腊神话集是德国人古斯塔夫·斯威布的《古希腊神话与英雄传说》,翻译者楚图南,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该译本由英译本转译,译文流畅,且发行广泛,影响最为深远,译林出版社也有陈中梅译本。

罗念生是古希腊文学的专家,有罗念生全集(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多卷行世,其译著涉及三大悲剧家和阿里斯托芬的大部分作品,亚里士多德的《诗学》以及古希腊抒情诗和碑铭体诗歌,译文典雅,可为首选。傅东华和杨宪益虽然早就完成了《荷马史诗》的翻译,但其译文为散文体,罗念生晚年以诗体翻译《荷马史诗》,可惜未完成,他的学生王焕生继其遗志,最终完成了史诗体《荷马史诗》的翻译,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收入“名著名译·插图本”)。

陈中梅为当下比较活跃的古希腊文学翻译家,古希腊神话、埃斯库罗斯戏剧、荷马史诗、诗学都有涉及,但因罗念生译文在前,且与罗念生的译著范围多有重合,因此影响有限。

杨周翰以古罗马文学翻译闻名,翻译有《埃涅阿斯纪》、《变形记》、《诗艺》等,他还同杨宪益、王焕生翻译过《古罗马戏剧选》。

飞白(当代中国著名诗歌翻译家,以研究和翻译世界诗歌而享誉学界)也翻译过古罗马诗歌。

中世纪与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

冯象有《贝奥武夫》,杨宪益有《罗兰之歌》。

《神曲》译本很多,王维克第一个译出神曲全文,朱维之也有译本行世,最受推崇的是田德望的译本,由意大利文原本翻译,朱译本从英文译本转译,注释详尽,唯一可惜的地方是译文散文体。

《堂吉诃德》记得有人指出杨绛乃是从英译本转译,特意翻查了手头的资料,杨绛的译本确是从西班牙文翻译过来的,其在译序中有明确的交代:“本书根据1952年马德里版《西班牙古典丛书》中弗朗西斯戈·罗德利盖斯·马林的编注本第六版翻译,并参照两个更新的原著版本把译文通体校订一遍”,从丛书出版地,丛书名称,编著者名字可以看出,当是从西文原译,另外也可见作者翻译态度之认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董译本是新译本,出版时外界对此评论也不错,另有傅东华译本,不及杨译。

莎士比亚的作品翻译比较复杂,译者众多,各得雅韵。最早系统翻译莎士比亚戏剧的是朱生豪,影响也最广泛,但其译文自备绿坝,屏蔽了很多猥琐词;卞之琳诗体译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卞之琳有诗名,译文自有妙处;另有方平重译莎士比亚戏剧,也颇可信。

成钰亭的《巨人传》,方平、王科一的《十日谈》,李国庆、王行人译《歌集》都是唯一的全译本。

英语文学:

王佐良以翻译二十世纪以前的英国诗歌最有名,他翻译过罗伯特·彭斯等人的诗歌,另有《英国诗史》。穆旦(查良铮)作为诗人,译诗也很有感觉,翻译过雪莱的《唐璜》等作品,查译《唐璜》备受王佐良推崇。九叶派诗人同时也是个优秀的诗歌翻译团体,袁可嘉还编有八册本的《外国现代派作品选》,在八十年代曾影响广泛。南大的赵萝蕤以翻译T·S·艾略特的《荒原》闻名,裘小龙也翻译过艾略特和叶芝的作品(漓江版的诺贝尔文学奖丛书中的艾略特分册《四个四重奏》和叶芝分册《丽达与天鹅》),很值得信赖。傅浩翻译的《沃尔科特诗选》还不错,但他翻译的叶芝却是个悲剧。

张谷若除翻译过《大卫·考波菲》(大卫·科波菲尔)、《弃儿汤姆·琼斯史》以外,他的名字与托马斯·哈代紧密联系在一起,托马斯·哈代的全集近乎就是张谷若的半个译文集,张谷若的译文有独到的雅韵,第一次读其译本《还乡》,印象深刻,记得小说开头描述艾敦荒原那章,张译标题是“一片苍茫万古如斯”,后来有一次想再重读,发现新译本发现标题改了,我顿时意兴索然。

《尤利西斯》:金隄的译本是直译,萧乾夫妇的译本则是意译,各有千秋,记得萧译本在处理该书最后一部分莫莉的大段的心理独白时,加入了标点,这样虽方便了读者阅读,但怕是与乔伊斯的本意相违。萧乾夫妇的译本印本更多,更易得。

威廉·福克纳与李文俊、陶洁:这二人翻译了福克纳的大部分作品,李文俊是无人超越的福克纳专家,他翻译《喧哗与骚动》极为用力,但李文俊一越福克纳的界就会有问题,他新翻译的塞林格的《九故事》就不好,和施咸荣的译本没法比。陶洁也翻译过很多福克纳的作品,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她编译的《福克纳短篇小说选》中的名篇《献给艾米丽的一朵玫瑰花》。

施咸荣,他最具代表性的译作是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和《九故事》,此外他还编过《荒诞派戏剧选》,译有贝克特的名作《等待戈多》。

朱维之数十年呕心沥血,翻译、研究弥尔顿的诗歌作品,数量之多、质量之高,国内无人能够匹比。其中煌煌巨著《失乐园》十二卷,一万多行,是国内最早一部、也是迄今唯一的一部全译本,其它《复乐园》《力士参孙》等朱维之也有翻译;

《1984》:董乐山最出色的翻译作品就是乔治·奥威尔的这部反乌托邦名著,另外还译有《苏格拉底的审判》《基督最后的诱惑》等;

《刀锋》《福尔赛世家》:周煦良的两部译作无可替代。周煦良翻译的《刀锋》很烂;

简·奥斯汀:王科一是奥斯汀专家,《傲慢与偏见》《理智与情感》《爱玛》他都翻译过,除此之外还译有狄更斯的《孤星血泪》。

《坎特伯雷故事》:方重译本为散文体,黄杲炘译本是诗歌体,后者我没见过,据说不错。

《简·爱》:最早的译本是李霁野的,最通行也最可信的本子是祝庆英的。

《呼啸山庄》:杨苡(哥哥是杨宪益)的译本和方平的译本最为出色。

《瓦尔登湖》:徐迟。大批不明真相的群众都要找这本书,导致该书译本众多,最出色的译本就是徐迟。

《欧亨利短篇小说》:王永年;

《洛丽塔》:于晓丹的译本最好,《二十世纪中国翻译文学史》屡屡将她的名字写错。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纳博科夫作品系列中所收入的译本乃是主万译本,主万的译作还有阿瑟·米勒的戏剧,《巴塞特郡记事》等。对比两个译本中对于那个著名的开头“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的翻译让我毫不犹豫的抛弃了主万的所谓全译本。

傅惟慈:在英语文学作品中翻译有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奥威尔的《动物农场》、格林的《权利与荣耀》《问题的核心》,译文可信。

吴劳:吴劳译有杰克·伦敦的《马丁·伊登》,海明威的一些作品,另外他和鹿金共同翻译的辛格《卢布林的魔术师》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作品。

黄雨石:翻译有《青年艺术家的画像》《雾都孤儿》等。

《白鲸》:曹庸的译本最好,据说成时的译本也还不错。

《红字》:韩侍桁的译本很出色,另有胡允桓的译本,胡还译有莫里森的《所罗门之歌》等。

冯亦代翻译的厄普代克“兔子”系列,董衡巽译的斯坦贝克,汤永宽的海明威也很有名。

梅绍武的翻译也很不错,翻译过纳博科夫和阿瑟米勒的一些作品,如《微暗的火》等。

奈保尔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作家,他的名作《米格尔大街》可与乔伊斯的短篇集《都柏林人》齐肩,翻译者王志勇。

法语文学:

傅雷应该是法语翻译界名气最大的一个了,其翻译过的名著有《约翰·克里斯朵夫》、《欧也妮·葛朗台》、《高老头》、《幻灭》、《巨人三传》、伏尔泰的短篇小说等,散本易得,安徽文艺也有过傅雷译文全集。

柳鸣九应该算是当今国内法国文学研究界最德高望重的一个了,虽然他并没有经典的译本传世,但是由他主编的 “法国二十世纪文学丛书”全面反映了二十世纪法国文学的成就,受到普遍的好评。

李健吾经常和福楼拜联系在一起,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和《情感教育》都以李健吾的译本最佳,李健吾还著有《福楼拜评传》,同时我们不应该忽略掉其它经典译作,如《莫里哀的喜剧六种》

郝运的经典译作众多,包括司汤达的《红与黑》《巴马修道院》,阿尔丰斯·都德、莫泊桑、阿法朗士,A.的短篇小说等。特别要说明的是《红与黑》国内译本众多,罗新璋、罗玉君等人都翻译过这部小说,我个人更欣赏郝运的译本。

王道乾以翻译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闻名,除此之外还译过《昂达马斯先生的午后》、米歇尔·图尼埃的《礼拜五或太平洋上的灵狱薄》、马赛尔·普鲁斯特的文论著作《驳圣伯夫》。顺便提一下玛格丽特·杜拉斯,过去十年间,中国出版商对玛格丽特·杜拉斯表示出了极大的热情, 春风文艺出版社、作家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都出版过玛格丽特·杜拉斯的作品集,相比较之下,以上海译文出版社的作品集水平最高,装帧也精美,价格自然也不菲。如今一说到玛格丽特·杜拉斯,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代表作品是《情人》《广岛之恋》,我反而觉得《劳儿之劫》(王东亮 译)最好。

葛雷、梁栋最有名的翻译作品是《瓦雷里诗歌全集》(中国文学出版社)、《兰波诗全集》(浙江文艺出版社)。

郑克鲁翻译过很多存在主义名作,如阿尔贝·加缪的《沉默的人》、让-保罗·萨特的《死无葬身之地》等。

雨果的《巴黎圣母院》陈敬容和管震湖的译本都不错。

李丹、方于妻继夫志,最终完成了《悲惨世界》的翻译。

《追忆似水年华》全译本只有一个,译林出版社的七卷本,参与翻译的大多是法语翻译界的名家,桂裕芳、徐和瑾、许钧等都参与了全译本的翻译,由于该书卷帙浩繁,参与者众多,由此造成了整体风格不够统一,译文不够精细等问题。

南大法语系的许钧,翻译过很多作品,如08年诺贝尔文学奖让-马里·古斯塔夫·勒·克莱齐奥里的《沙漠的女儿》、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马赛尔·普鲁斯特《追忆逝水年华》(选本)等,主持翻译过玛格丽特·杜拉斯作品系列(春风文艺出版社)和米兰·昆德拉作品系列,个人感觉许钧名声鹊起前的翻译作品(如《沙漠的女儿》)质量要好于后来的译作。

郭宏安,广西师大出版社曾出版过郭宏安的译文集,他曾翻译过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恶之花》《巴黎的忧郁》,司汤达《红与黑》,夏多布里昂的长篇自传《墓畔回忆录》,加缪的中短篇小说等。

袁筱一是当今比较活跃的法国文学专家,其译作较少,最有分量的当属让-马里·古斯塔夫·勒·克莱齐奥《战争》。

罗大冈的译著主要有查理·路易·孟德斯鸠的《波斯人信札》、罗曼·罗兰的《母与子》还译过保尔·艾吕雅的部分诗歌。

罗国林翻译过让·吉奥诺的很多作品,如《庞神三部曲》《人世之歌》等,译笔纯净,很得吉奥诺之气。

马振骋,南大法语系毕业,至今仍笔耕不辍,代表译作有蒙田随笔(部分)、玛格丽特·杜拉斯《毁灭,她说》;安德烈·纪德《田园交响曲》、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小王子》《人的大地》等。

余中先译著涉及当代新小说作品如让·埃什诺兹《我走了》,埃里克·舍维拉尔《史前史》,克洛德·西蒙和阿兰·罗伯·格里耶的作品等,其它译著还有米兰昆德拉《被背叛的遗嘱》,新近出版有克洛代尔的戏剧集《正午的分界》。

王振孙译的小仲马《茶花女》、莫泊桑《一生》、《漂亮朋友》。

林秀清译克劳德·西蒙《弗兰德公路》也很有名。

德语文学:

《浮士德》的译本有五个:钱春绮译本,郭沫若译本,董问樵译本,绿原译本,杨武能译本,个人倾向于钱春绮译。上半年刚刚去世的钱春绮是德语翻译界中的泰斗,一生译作等身,编译过《德国诗选》,翻译过很多德语文学作品如尼采的《查拉图斯物拉如是说》。

冯至(现代诗人、学者,原名冯承植)对德国三大诗人歌德,席勒,海涅的作品都有精到的翻译,如《威廉·麦斯特的学习时代》《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等。

杨武能是目前德语界的大佬。冯至的学生,编著过《歌德文集》《海涅文集》等,译著有网格本之《克莱斯特小说戏剧选》(其中这本的译者还有商章孙、袁志英、白永)、施笃姆《茵梦湖》、托马斯·曼《魔山》等,译笔沉毅。

弗里德里希·荷尔德林(德国著名诗人。古典浪漫派诗歌的先驱,曾被世界遗忘了将近一个世纪。)。钱春绮翻译过一些荷尔德林的诗作,北大出版社顾正祥有过一个小诗选,南大哲学系的戴晖也译过《荷尔德林文集》

保罗·策兰应该是最难翻译的诗人之一,钱春绮的译文非常不错,王家新和芮虎的诗译是彻头彻尾的垃圾之作。孟明有新作《保罗·策兰诗选》当于近期问世,其质量有待检验。

张玉书除翻译海涅和席勒的一些作品外,最负盛名的是对茨威格作品的翻译,如《茨威格小说集》《心灵的焦灼》等。

里尔克对国内诗歌界影响非常大,但没有单独一个人的译作能与里尔克一人相对应,黄灿然新批评式的翻译法完全是笑料。目前里尔克最好的诗集由北大诗人臧棣编选,中国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里尔克诗选》,臧棣编选本书极为精到,翻译者大部分是九叶派诗人,这也反映出里尔克对这一诗歌群体的影响,另外,臧棣的序言对里尔克和中国诗歌精神共鸣的分析也非常的精彩。

叶廷芳是卡夫卡专家,翻译过很多卡夫卡的短篇小说,并有研究资料汇编出版,其它著名译作有迪伦马特戏剧《老妇还乡》等。

傅惟慈翻译跨德英二语系,译有托马斯·曼《布登勃洛克一家》,亨利希·曼《臣仆》,毕希纳《丹东之死》等。

俄语文学:

在俄语文学中,作家与译者一一对应的关系最为明显。

普希金的作品,穆旦译过一些,比如《青铜骑士》等,冯春在普希金的翻译上也有贡献,他完成了对普希金全集的翻译,并已出版。

契诃夫的小说自然是看汝龙译本,但《海鸥》《三姐妹》《樱桃园》《万尼亚舅舅》等戏剧是焦菊隐译的。以下是冯骥才对汝龙译契诃夫的描述:“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一家出版社想出版契诃夫的作品,因与翻译契诃夫作品的专家汝龙谈不拢,便绕过汝龙,邀请了一些俄文专家,试译契诃夫的《套中人》。 大家全都译这篇小说,为了看谁译得好。结果没有一人能够把契诃夫的味道译出来,最终还得去找汝龙。好像唱《失空斩》,只有马连良才是孔明的味儿。汝龙几乎译了契诃夫的全部作品。早在1952年他就出版了25卷本的契诃夫作品选集。契诃夫那种感觉——那种悲悯的、轻灵的、忧伤的、精微的感觉只存在于 汝龙的字里行间。还有一种俏皮、聪明、绝妙的短句子,也非汝龙不可。感觉的事物只能感觉到,尤其是对于契诃夫这种凭感觉写作的作家,只有能够神会到作家特 有的感觉的译者,才能去译,否则一伸手就全乱套。汝龙还译过列夫·托尔斯泰的《复活》和库普林的《石榴石手镯》,也都译得十分出色,但在人们的印象中他还是契诃夫的专家。”

荣如德翻译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卡拉马佐夫兄弟》以及一些中短篇小说,要读陀氏的作品,荣如德的译本可以作为首选,耿济之的《卡拉马佐夫兄弟》译本评价也不错,上海译文和人民文学两出版社都出版过陀氏的选集,上译的可以作为首选,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另一部重要作品《罪与罚》可选用岳麟的译本。

屠格涅夫又进步又清新,很多翻译家都抢着翻译:丽尼译了他的《贵族之家》《前夜》,陆蠡译了他的《罗亭》《烟》,马宗融译了他的《春潮》,巴金译了他的《父与子》,巴金还与妻子肖珊合译了他的《中短篇小说集》,丰子恺译了《猎人笔记》。

余振翻译的米哈伊尔·尤里耶维奇·莱蒙托夫(是继普希金之后俄国又一位伟大诗人。被别林斯基誉为“民族诗人”),满涛(文学翻译家满涛,原名张逸侯)翻译的果戈理也很有名。

金人(原名张少岩,后改名张君悌,又名张恺年,笔名金人,一般指张君悌。文学翻译家。)译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蓝英年、张秉衡译帕斯捷尔纳克《日瓦戈医生》。这两部伟大的作品还有有另外一个译者—力冈先生,力冈先生的代表译作是艾特玛托夫的《白轮船》,就译文来说,蓝译本的《日瓦戈医生》要比力冈的译本出色,而《静静的顿河》两者各有所长,想是力冈先生更擅长翻译具有乡土色彩的作品,无论是顿河边的还是叶尼塞河边的。

当前的俄语翻译家里,戴骢(戴际安)算是最为活跃的一个了,其翻译作品还包括帕乌斯拖夫斯基的《金蔷薇》、《布尔加科夫文集》并1998年翻译了布尔加科夫创作中篇小说《狗心》。

米哈伊尔·阿法纳西耶维奇·布尔加科夫在本世纪初曾引起国人追捧,《大师和玛格丽特》译本众多,据董晓老师说,最好的译本是钱诚的译本。

西、葡语文学:

目前所能见到的大部分拉美诗人的作品都是赵振江翻译的,这其中包括巴勃罗·聂鲁达(智利当代著名诗人)、奥克塔维奥·帕斯(墨西哥诗人、散文家)等,但赵译精致不足,整体来说差强人意。

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20世纪世界诗歌译丛》中难得的佳作就是扬子翻译的《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费尔南多·佩索阿(葡萄牙诗人、作家,葡萄牙后期象征主义的代表人物。代表作有《使命》等。)

《博尔赫斯全集》是1999年12月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图书,全书收入博尔赫斯的三十个集子,分小说一卷、诗歌和散文各两卷。林一安主编,林之木、王永年译,可惜诗歌翻译不能传神。

赵德明是翻译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拥有秘鲁与西班牙双重国籍的作家及诗人。创作小说、剧本、散文随笔、诗、文学评论、政论杂文,也曾导演舞台剧、电影和主持广播电视节目及从政。)作品最多的翻译家,译有《城市与狗》《胡莉亚姨妈与作家》等。

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是哥伦比亚作家、记者和社会活动家,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代表人物,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作家之一,198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中短篇小说选由赵德明编选,他翻译过部分佳作。长篇小说《百年孤独》最好的译本是黄锦炎、沈泉等译,《霍乱时期的爱情》最好的译本出自南大西语系徐鹤林之手(收入漓江出版社诺贝尔文学奖丛书)。

南大西语系的陈凯先,屠孟超,徐鹤林,孙家孟等参与过漓江出版社“诺贝尔文学奖丛书”和云南人民出版社“拉丁美洲文学丛书”的翻译,其译本影响深远。屠孟超译《佩德罗·帕勒莫》,徐鹤林译《霍乱时期的爱情》,孙家孟译《跳房子》《绿房子》都是深受好评的译作。

意大利语文学:

法语界有柳鸣九,意大利语界有吕同六。

吕同六从事意大利文学研究和翻译40余年,是意大利文学在中国的重要传播者。他主持编辑了多套意大利文学和外国文学丛书,主要有“意大利二十世纪文学丛书”、“意大利经典名著”丛书、《卡尔维诺文集》、《莫拉维亚文集》等。《意大利二十世纪文学丛书》数量和质量上与柳鸣九主编的《法国二十一世纪文学丛书》不可同比,而《卡尔维诺文集》的出版也只是把先前国内零零散散出版的散本集中起来,但作为推介者,吕同六功不可没。说到亲笔翻译,吕同六翻译过亚历山德罗·曼佐尼的长篇历史小说《约婚夫妇》,达里奥·福的《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后者译文生硬。

吕同六去世后,外研所意大利文学只剩下吴正仪一人,吴译有皮兰德娄戏剧二种,卡尔维诺《我们的祖先》等。

萧天佑曾翻译过伊塔洛·卡尔维诺(主要作品有小说《分成两半的子爵》、《树上的男爵》、《不存在的骑士》等)的《寒冬夜行人》、《帕洛马尔》、《美国讲稿》,路伊吉·皮兰德娄(意大利小说家、戏剧家)代表作品《六个寻找作者的剧中人》,译笔还不错。

北欧文学:

叶君健以翻译安徒生童话著名,叶译国内选本和全本很多,不再一一赘述。

北岛在北欧诗歌的译介上有很高的热忱,先后出版过《北欧现代诗选》、《索德格朗诗选》等,虽然北岛的译文由英语转译而来,但他译后都会找北欧语专家校对,加之本人是一位优秀的诗人,对诗歌翻译多有心得(见《时间的玫瑰》),译文可信。诗人李笠翻译有《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译文质量很高。

石琴娥是当下比较活跃的北欧文学专家,尤其是冰岛文学,著有《冰岛文学史》一书,译著有冰岛史诗《埃达》《萨迦》,拉克司奈斯(55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冰岛作家)的《萨尔卡·瓦尔卡》等。

北欧戏剧成就最高,以潘家洵译易卜生最为出色。

最后说一下,千万不要买董继平的译本。

日本文学:

周作人翻译过《古事记》《枕草子》。丰子恺翻译过《源氏物语》,首版译本有彩色插图,后来再版就没有了。楼适夷也翻译过芥川龙之介的很多作品,如《在丛林中》等。

后来似乎日语翻译界就成了叶渭渠、唐月梅夫妇的天下,二人翻译过川端康成《雪国·古都·千只鹤》、三岛由纪夫的“丰饶之海五部曲”中的《春雪》,并主持过二人的多部作品集问世。

印度文学:

季羡林,金克木等在《罗摩衍那》《沙恭达罗》《五卷书》《摩诃婆罗多》的翻译上有不可磨灭的贡献。冰心,郑振铎都翻译过泰戈尔的诗歌。

赞(15) 打赏
文章由小哌编辑,资料来源于网络,如需转载请载明出处:嗯哌网 » #读书计划#之目前最好的外国文学译本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